記得碩一時最慘澹的一段時期,
莫不是沒日沒夜的泡在試片準備室裡頭,
以"鐵鋤磨成繡花針"為座右銘,
將手邊一大塊塊材切割成小塊,
再用研磨機一丁點一丁點的磨,
磨到邊緣只剩下幾個A(即10^-10 m),
才能夠送進那神聖的TEM機台中觀看試片。

那段歲月,是我最常看見日出的一段時間。。。

將這個技術帶回實驗室,不知道到底是福是禍?
當看見新人繼續為了做試片而焦頭爛額,
我彷彿看見了從前的那個自己,
無助的、失落的、絕望的,
常常自己孤單得掉眼淚,
也常常為了每一次的失敗而幾乎失去信心,
但這個訓練對我而言終究是好的,
其一,它讓我結交了許多好友,再這個我做了一年實驗的環境裡,
其二,它磨練的我的耐心和意志力,也讓我學會如何跟自己相處。

我生來悲觀,卻不願意屈於悲觀。
於是相信每一個事件都有它背後的意義。

我將技術傳了下去,
也許這又造就了一些天天看日出的人,
用肝臟的健康換來的研究成果,
僅僅只是幾張黑白圖片,
但也也許這入門的訓練,
會讓人更體會到"執著"總是會帶來的成果,
會在重要的那一刻展現。

加油。

我欣賞的,每一張執著的臉。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