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某一個時刻突然好想寫些東西,那時候沒有網路也沒有空閒,
來不及記錄下自己的心情,現在,好不容易挣到一些些時間,卻想
不起來那時的衝動是來自哪一個事件。

遇到一些事情一些人,不經意的一些小動作或言語讓我感動得想掉
淚,是了解,是包容,是體諒是原諒,或者只是單純的把彼此當成
姐妹相信著,像早上與君的談話,與她其實相識不久,但言談中流
露出的情感交流,源自於她對於我們友誼的認同。於是,我告訴了
她關於最近的一切,她也聆聽著,安慰著,也祝福著,我還記得,
她叫我"姐妹"。

關於感情的事情,還是習慣找妳聊聊。從"濁水溪以南"事件至今,
我幾乎已經把妳當成家人,大概是因為妳身上有來自南方的味道,
讓我想起屬於我的家鄉應該總是放晴。妳的話總是保留,卻深沉,
提醒著我,也保護著我。我們待人處世的方式有一些些相同,雖然
我還沒有妳來得成熟,但對人,也許談不上完全的真,卻不假,而
且懂得感恩。常常想起即將離開的妳,我是祝福的,卻也有些不捨
,不捨一個家人即將遠行,慶幸的是,我已在心理刻下相處的點滴。

太多人,需要被感激,需要在心裡頭留下他們的背影。

現實中有很多真假交縱,有時我甚至無法分辨,而一腳踏入"假"的
陷阱而深深受傷。慢慢的也辨識得出,關於真與假。開始可以體會
哪些人是真心的待人,真心的笑容讓人感到舒服與放鬆,真心的關
心讓人溫暖,真心的祝福讓人感動。我可以分辨的。所以不要再給
我虛假與敷衍,我害怕有一天我也開始學會以虛假和敷衍回饋。

希望我從這邊離開的時候,臉上依舊掛著微笑,是真實的,是不具
防衛的。我想對我而言,這應該比實驗做得出色更重要一些。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