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人生的扉頁是以學舞展開的。五歲,媽媽就送我去學舞,但直到變成雲門的職業舞者之前,我其實沒把舞蹈當成志向,只是個興趣。

我上了中學就沒學舞了,是後來上了台大外文系,我才抱著把童年興趣撿起來的動機到劉鳳學老師那演出,也去雲門舞集上一些課。

不過我依舊沒有把跳舞當志業。甚至有一回,我和同學一起到楊牧老師家包水餃。老師突然把我叫到一邊輕聲說,是不是應該認真思考往舞蹈專業發展?我心裡還納悶,我向來胸無大志,只想畢了業就嫁人,舒舒服服過日子,老師為什麼和我說這些?

我大學畢業到紐約學舞,也是抱著在年輕的時候,在舞蹈領域過足癮,至於過癮後要幹嘛,沒有想過,就是這麼單純的觀念。

在紐約最好,就是可以很自在,不太需要思考太多,擔心自己做的事跟大家不太一樣。你可以沒有錢,因為大家都沒有錢,你可以沒工作,大家也都沒有工作。大家可以白天都在跳舞,晚上都在星巴克端盤子,大家只是專心想把藝術這件事做好,這樣的單純激盪出更大的火花。

雲門讓我成長
也讓我挫敗

 直到我從紐約回來,林老師邀請我參加雲門,我才算是正式入行。對我而言,雲門是真正讓我成長的地方,也是第一個令我感到挫敗的地方。

 我進入雲門一年多,在跳白蛇的時候,不小心膝蓋受傷,這對我來說是年輕時少數的挫折。這個傷之後兩三年都沒有好。我常常受到傷的牽制,有時候排練到接近演出,傷又復發,就只在舞台下看別人在上面跳你應該跳的角色。那時候如果上天要給我一個願望,我大概只會求祂給我一個健康的膝蓋。

 受傷那兩三年,跳舞永遠無法很盡情,直到我離開雲門再到紐約,找醫生開刀。這個挫折對於我變成一個好舞者,其實有很大幫助。因為受傷後,我被迫要去考慮是不是原來的方法不夠好,所以受傷。在紐約那幾年,我花很多時間去學,像解剖學,像如何運用身體,跟醫生學復健,不同方面尋找正確的方法跳舞。方法正確後,我日後跳舞能夠省力,反而更收放自如。

 這個挫折對我的影響,很難講,也許是讓我意識到,碰到一些問題就要去處理,很難逃避。因為在那之前,其實已經有些老師糾正我的跳舞方法不對,但從腦到心,這樣的改變不容易。自己一定要先歸零,硬拗在那裡就是不對。

 我後來喜歡講一句話,置之死地而後生,我自己很多體驗都這樣,包括感情。這段感情走不下去了,硬拗也沒有用,也許同樣兩個人不知道會怎樣發展,但硬拗,對我大概是沒有什麼用。

 我做許多事,其實是很理所當然的,不會感覺到自己勇敢,單純就是喜歡。我第一次跳出來想,自己要不要繼續跳舞,是二十歲晚期。

 那時我大學同學都功成名就了,拿到博士學位,當上會計師、律師,她們的工作有了很清楚的句點,但我的工作,好像很熱烈投入之後,卻沒有什麼明確的成果。當然其實成果也有啦!就是變得很會跳舞,但這又如何?以現實狀況來講,但這不代表什麼。所以那時也會想,要不要做別的事情。

 我產生這個想法的時候,我正在紐約大學唸舞蹈碩士,回到台灣,我想不一定要找舞蹈相關工作,就應徵《讀者文摘》的廣告AE,反正就是用英文嘛,也錄取了。但我後來發現,我很難放棄我的生活方式,上班朝九晚五,一定得放棄我原本的生活方式。

 當我面臨比較,我就發現我其實要的東西沒那麼多,我也不是要很多錢。我大概最理想的生命狀態就是大部份時間都在跳舞,其他事不用管,每天很單純很單純的生活。要去的那天,我就打電話跟《讀者文摘》說,我不去了。

 年輕的定義,應該就是充滿熱情,充滿勇於嘗試的感覺與心情。對生命充滿很多熱情的期待與期盼,有很大的好奇心,覺得沒什麼是不能試的。

 我第一次感覺自己長大了,是在紐約徵選上「國王與我」音樂劇。我在紐約考上,製作公司要我跟律師簽了約,之後,就只給我一張機票,要我按上面的時間,飛到美國田納西州的城市Nashville,向正在當地演出的劇組報到,那裡我一個人都不認識。

 這是我全新的經驗,因為過去即使去紐約,我都不是一個人,我姊姊住在那裡,我去紐約就住她家,吃她的,我要打工,就到姊夫的印刷廠。我一直被保護著。

飛向紐約,身處異地
第一次感覺自己長大

 那次是生平第一次,去一個我什麼人都不認識,不知道在那裡的地方。我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
 我後來這輩子旅行大多都是一個人飛,那種感覺其實滿好的,從一個保護很好的家,到自己飛,覺得自主,自己是大人了。

 我現在帶雲門二團,有時候常常會要年輕人放鬆一點。因為過分給自己要求,有時候反而適得其反。苦幹很好,但更要聰明工作。怎樣才能聰明工作?

 第一,企圖心還是要很夠;第二要有智慧,心胸要開闊,有些人聽不懂批評,你跟他講,他就會有很多藉口,那種人就比較難體悟;第三還要有非常大的耐性,因為一時聽不懂,不見得以後聽不懂,要花時間去思考消化。這講起來很難,因為你要有企圖心,但是眼光要放遠,不能跟自己斤斤計較。

 有時要拍拍自己肩膀,今天做到這些夠了,明天再來。這很像修行,不會因為你今天修了這些,業障就少一點。
 但你要不要修?是,你就是要修那麼多,因為不知道哪一天體悟了,就會有成果。

羅曼菲

 知名舞者,雲門二團總監。
 長期在國內外舞台表演及編舞,創辦「台北越界舞團」,促進舞蹈生態多元發展。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