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女人的勝負,真的必須取決於男人,再不怎樣的女人,有了男人就是抬頭挺胸的勝犬,
沒有男人就必須垂頭喪氣,乖乖貼上敗犬的標籤嗎?BULL SHIT!   --敗犬女王


前陣子有本書非常轟動,將『敗犬』這個不知該定義為名詞或是形容詞的詞從日本傳到了
台灣,女人們紛紛檢視自己,究竟自己是勝犬,還是敗犬?『敗犬』這個詞的定義為:到
了適婚年齡的女人,不管事業再怎麼成功,終究還是一隻敗犬。這個定義是不公平的,我
認為,但就世俗的眼光來看,的確不失它的道理。

『敗犬女王』是最近非常轟動的一部台劇,我從中切入,也開始迷上了這部戲。期待每個
週末準時打開電視看著肥皂到不行的戲,卻又覺得其中好幾段劇情總能夠打入心裡。審視
自己,會覺得自己也有點像單無雙這樣的女人,太強悍、太疏離、太自我、太愛工作、嘴
巴太壞,這五項是盧卡斯在戲裡說的"鱉女讓男人敬而遠之的五項可怕本質",看來我已經
擁有了其中幾項!這樣的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十足的小女人,只是努力的隱藏著,因為習
慣了堅強,習慣了倚靠自己的肩膀,因為擔心一被發現了這樣的不堅強,構築起來的城牆
就將崩解。這樣的人,也許受過傷害,也許是天生缺乏安全感,武裝自己是為了保護自己
,不被發現脆弱的一面。

不可能永遠都這麼堅強。

於是,思緒常常與自己拔河,在堅強與軟弱間的拉鋸,沒完沒了。這輩子都不會結束的吧
。因此,勝犬又如何,只是表面上的勝犬。勝犬與敗犬,是存在自己心裡面的那個自己,
究竟能不能完整的託付給另一個人。在我的定義裡,勝犬有兩種人,一種是過了適婚年齡
,找到ㄧ個能夠託付終身的歸宿,組成一個完整的家庭;另一種是過了適婚年齡,沒有結
婚,但能夠好好的照顧自己,愛自己,為自己好好活著。坦白說,如果可以選擇,我會希
望自己是第一種,畢竟,心裡頭住著的那個小女孩,不那麼堅強的。

勝敗,又豈是結婚與否可以定義的呢?

理智一點吧!勝敗,是取決於內心與外在的自己是否如一。
戲,還是要看的。真實人生不如戲中浪漫,至少給了自己些許幻想的權利。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