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寫關於慢跑??

看到公司定期的員工購書活動中,村上春樹的名字與"慢跑"的書名放在一起,必須承認,
一剛開始吸引我按下購買鍵的,不是真正對慢跑感興趣,而是好奇這個小說家難道真是
個跑者?!

來回高雄的高鐵路程,剛好能讓我將這本200頁左右的書讀完。
感覺一:村上春樹真是個跑者!他慢跑的歲月差不多等於我的年紀,可說是個"資深"跑者。
感覺二:書裡面對慢跑的觀點,剛好可以用來解釋我的,或者可以解釋每一個人的人生。

" 如果我能有什麼墓誌銘,
而且自己可以選擇字句的話,
希望上面能這樣刻著:

村上春樹
作家(也是跑者)
1949~20??
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

看完這本書,第一個想法是寫封信給弟弟,夾在書中,告訴他我對這本書的一些想法,
弟弟也是個跑者,唸軍校的半年養成了他的好體力,他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慢跑運動,
現在不知道是否還持續? 
我想,這也是我決定要買這本書的原因之一,因為覺得其中一定有什麼道理,是可以補足我
不足的口才與表達,而能夠透過筆者的觀點傳達給正在跑著學習馬拉松的弟弟知道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段作者跑"薩羅馬湖100公里超級馬拉松",每年六月在沒有梅雨季的北
海道舉行。作者這樣敘述著:

從起點開始到第55公里處的休憩地點的路程,沒什麼特別值得說的。我只是默默的跑著,
基本上何星期天早晨的長跑沒有兩樣。

到了55公里的休憩地點換了新的衣服,吃了太太為我準備的簡餐,喝了兩個果凍狀的營養
劑,補充了水分,洗了臉,上了廁所,在這裡大體上已經充分休息過了,在這之間一次也沒有
坐下來。覺得如果一旦坐下來,可能就很難再度站起來開始跑了。

剩下的45公里,在剛開始跑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不是可以正常跑的狀態。腳的肌肉僵硬,已
經變成像硬化的舊橡皮糖那樣。

我拼命的說服身體的各部份,勉勵他們、求他們、哄他們、罵他們、鼓舞他們。只剩一點
點了。到這裡了總要在忍耐一下,加油阿。不管怎麼樣,怎麼說,這充滿痛苦的20公里,總算
是咬緊牙根捱過去了。用盡所有手段撐過去了。

就這樣重覆一再忍耐地跑著時,到了第75公里一帶好像一下子穿過了什麼東西。一回神時,
連肉體的痛苦都幾乎消失無蹤了。或許像機於某種原因而無法處分的醜家具那樣,被推到
某個眼睛看不見的地方去了。

跑馬拉松時,到最後,希望早一刻到達終點,總之滿腦子只想趕快跑完這比賽。變得沒有心情
去想別的。所謂終點,只是一個暫時的區隔而已,實際上覺得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意義。就
像活著一樣。並不是因為有終點所以存在才有意義。從進入很長很長的半島狀原生花園的
最後路段開始,這種心情變得特別強。

到達長距離賽跑的終點當然任何時候都很開心,不過這次胸中居然還稍微熱了起來。雖然不
至於了不起到自豪的地步,不過這時候好像終於想起來似的,心中不覺升起一股類似成就感的
感覺,那是「自己內部總算還有力量積極接受危險的挑戰,並超越那困難」的個人喜悅和安心。

這很像一直以來,不管是求學歷程中,甚或工作中所遭遇的種種,說困難也好,磨練也罷,一路走來
的心路歷程。剛接到任務時,會質疑自己是否能夠達成;剛開始執行時,壯志成城;到路途中,心志
開始不定,一而再再而三的湧起放棄的念頭;堅持下去,雖然身體與心靈已經非常疲倦;抵達終點,
嚐到勝利的果實,成就感,與眾人的喝彩。

我不跑步,從前跑800m就幾乎要了我的老命,但我竟可以理解跑者的心理,因為每個人的一生,
或者應該說人的一生中所遭遇的挑戰與抉擇,都像是一場超級馬拉松。跑著跑著,習慣了突破
終點時的成就感,就會再要求速度,速度到了,會再要求自己跑得更遠,這是個無止境的循環,直
到接受自己已經老化的這個事實。

既然可以跑,就認真跑吧。

村上春樹說,他之所以喜歡慢跑,是因為他再也想不到另一個可以獨自一人做的運動。也因為
慢跑,讓他學會沉靜,在沉靜中面對自己,自己的呼吸,以及自己的身體。

或許,我該開始慢跑。 (這個決定對我來說太大了,所以必須給我一段時間考慮...)

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這是對自己最起碼的要求,當然,也希望你,我的弟弟,能與我有一樣的毅力。(其實只是個決定,
沒有那麼偉大的感覺)

謹將這本書,與我最親愛的弟弟與朋友們分享。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