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聽話,或者"感覺上"總是聽話。中國人總喜歡將自己的孩子
訓練成靜默的、聆聽的、總是能達到要求的小孩,稱之為『乖巧』,
給不『乖巧』的孩子取了個形容詞叫『叛逆』。也或者,若心裡沒有
期待,或沒有比較或者懂得欣賞,或許也就沒有『叛逆』這個詞。

我從不曾叛逆,至少自小到大,大體而言都循著大人們的意願走著未
來的路,遇到轉折時會加入自己的想法,幸好,至少知道自己的喜惡
。但最起碼不曾讓人失望。

如果,都已經成長到了二十多歲,是否對人生有多一點的決斷權?
又或者,這又是一種『叛逆』的行為?

大人說的話,我們都有在聽,只是需要時間消化吸收,也需要更多的
體會。
大人是否也該想想,我們也都長成了大人,應該有更多自己的意志,
而不是一味的遵從。
大人是否應該知道,若失去了他們的翅膀,我們依舊得靠自己飛翔,
不能夠一輩子依賴著這一雙不屬於自己的翅膀。

這星期,陪強到台南參加他的研究所同學的囍宴,宴會結束後,回程
的路上經過台南兵工廠旁的公園,恰巧有捐血活動,他想起很久沒參
與這樣的活動,決定停下來捐了血在走。而我,在捐血車旁等待時,
旁邊有台南啟智學校的義賣活動,是義賣學校小朋友自己親手做的東
西,我見義賣品還頗為精緻,走向前去挑選了幾樣東西,購買時為我
服務的孩子是一個自閉症兒童,他不會表達自己,只會幾句簡單的對
話,算數對他而言是極大的挑戰,我站在一旁,看他將我所購買的物
品價格加總,光是這簡單的動作就花了近十分鐘,但我享受著他認真
的、執著的表情,以及將物品交給我時臉上的驕傲。他們這樣的孩子
,一出生就『叛逆』,讓所有的人傷心,但在成長的過程中只要有一
些些的進步,就會帶給愛他的人希望和喜悅。

我們從不是個會讓人擔心的小孩,也許是這樣,生活處處受著檢視與
期待,我們有高人一等的志氣於是不願意讓人失望,而一再再突破自
己所能承受一直往上攀爬。然後,再轉頭望著大人,期待一個驕傲的
微笑,但常常在這一刻失望。我們從來都不能預料,大人對我們的期
待究竟有多高。

我不知道該怎樣表達我心裡所想,也許大人們心目中的成功,來自於
高成就、高收入,也或者我醜化了大人們的想法。也許我還太過年輕
,還不能體會大人們的語重心長,但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也許會多
嘗試,不會為了課業放棄樂隊練習,不會為了月考放棄科展,不會為
了分數放棄更多能夠體驗成績以外的事物的所有事情。而現在,在即
將轉化成大人之前,我仍然循著大人們的期待走著,畢業後找一個高
社會地位、高收入的職業,但心中暗自設想著,倘若哪一天我站上那
個高度,聲音有一定的力量,一定會用大人的姿態告訴身旁的孩子,
不要侷限自己,多嘗試,多體驗,甚至多『叛逆』。

而,不斷要求的大人們是不是也該轉頭看看我們,給我們一個肯定的
微笑,這一路走來,孩子所承受的,你們是否想像得到體會得到?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