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家教完,家教妹妹的爸爸難得在家,邀請我跟他們一起吃ㄧ點宵夜,順便聊聊天。

叔叔的形象是我心目中好爸爸、好老公的樣子,雖然開口閉口都是工作經,
但一個有肩膀有擔當的男人的模樣,就是這樣子承擔起所有的責任的眼神吧。
對教育孩子,他有他的一套想法,叔叔是半個生意人,見過的世面廣,
想法自然也開闊許多。他從不給妹妹太多的壓力,認為所有事情盡力就好,
不必強求太多,他對我給妹妹帶來的影響給予非常正面的評價,
我想這應該是種正增強,讓我更有力氣將妹妹送上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

每次看見別人有父親呵護著,就會有些感傷。
如果父親還在,現在應該很開心他唯一的女兒能夠考上理想的研究所,
不侷限自己的將來,這樣努力的往前衝。
他如果還可以感覺,現在應該是很心疼我,要獨自面對這些年來的變化,
他如果還可以愛,應該會選擇好好的愛我們,好好的愛著家人。

只是來不及。

很久沒有這樣想起他了,清明去掃墓時突然想到,已經很久沒夢見他,
想他應該是投入另一個家庭,重新開始他的人生。

後來我慢慢相信,越單純的人越能得到最多的幸福。
像我這樣,生活交雜著過多傷心的記憶,想法總無法導向光明的一面,
像我這樣,尋找幸福必須付出更多的力氣與運氣,說服自己相信。
我渴望一個完整的家庭,即使家只有兩房一廳,
一輛小小的Matiz承載全家的重量,也會覺得很開心。
我現在正在盲目的追求些什麼?
只是渴望讓自己殘缺的生活變得完整,於是讓自己忙得忘記自己的殘缺,
站上高峰,以為快樂就在高峰的頂端,以為伸手就可以碰觸到夢想的雲。

幸福是會遺傳的。我仍然相信這句話。
如果沒有被遺傳到,至少要自己創造,然後遺傳給我的下一代,
這是我的新目標...。

全站熱搜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