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接到媽媽的電話,阿嬤走了。

 

接近下班時間,我也已經無心工作,匆忙的趕回家等媽媽電話,

最後還是決定明天搭一早的高鐵南下,心理埋怨著這一趟路途遙遠。

想著過年時我載著媽媽與弟弟往返嘉義看已經需要靠呼吸器維生的阿嬤,

也才不過幾天時間,就傳來阿嬤過世的惡耗。

希望這對阿嬤而言是一種解脫。長年的病痛,終於得到一個結束。

 

想著過年時到二舅家聚會時,二舅回憶起阿嬤年輕時的種種,

說到阿嬤年輕時,家裡有多的青菜、米飯,會分裝好要小孩們拿去給村莊裡較窮困的人家,

說他們的便當裡總裝著豐盛的菜餚,一塊魚肉,還有一塊煎得香噴噴的蔥蛋。

我還記得小時候回鄉下,阿嬤煮的飯菜總讓我們吃得津津有味,

他還會為了我們這些孩子去買好幾罐的黑松汽水,

孩提時的記憶,瞬間躍上腦海,彷彿昨天才發生。

 

阿公過世後,我就再也沒嚐過阿嬤煮的菜了。

一群孩子在三合院裡跑來跳去的模樣,也都成了回憶。

阿嬤的膝蓋折磨了他一輩子,是因為年輕時被倒下的樹重重壓下,這個舊疾跟著他到老,

阿嬤的個性跟媽媽一樣,都不喜歡麻煩別人,偏偏他的這雙腿為她生活帶來不便,

記得以前阿嬤來住我們家,我要陪著她到洗手間,他總會帶著不好意思的口氣跟我說話。

她是喜歡付出多於獲得的人。

 

如果真的有神明,請祢來領阿嬤往前走吧。

她這一生受的苦也夠了。

她這一生的付出也夠了。

讓她放心的跟著祢走吧。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新宜
  • 保重!

    保重自己!~你阿嬤一定也希望你們不會太難過!希望你們放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