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五天四夜的廈門出差行程,
回到台灣,一身的疲憊。
回到新竹剛辦進的新家裡,成堆的未拆封的紙箱,堆積如山,
拖著已經心力交瘁的身子,硬是將房間整理好,
現在腦袋已經有些不聽使喚,
但總覺得還是必須在今晚留下一些廈門行的紀錄,
不知道今天過後,會不會還有這樣的衝動,寫下一些心裡的感受。

從接到這個case,得知必須前往廈門出差,
到真正出發到廈門,其實只隔了一個星期的時間,
時間之匆促,讓我顧不得緊張,
在有限的時間內把這個case的狀況大概釐清後,週日動身到廈門廠區,
週一隨即開始跟廈門廠的同仁co-work,
所幸還有一些為了同一個case的同事一起到廈門,
大致上沒有遇到什麼問題與為難,
只是實驗的結果有點複雜,就不在此多加贅述。

到廈門,第一個認識的是我的室友-筱惠,
她是今年開始外派到廈門的IE部門的同仁,
也是堅強到讓我驚訝的女孩。
一個人在異鄉的生活我想她已經非常習慣,
但看在我們這些還在故鄉的保護傘裡的人,會覺得他的堅強非常不可思議,
形單影隻的到異鄉工作,我曾經想像過,但若要真的執行,對我這個怕寂寞的人來說應該很遙遠!
這趟廈門行幸虧有她的陪伴與幫助,
從與她聊天的過程中也更了解外派生活甘苦了!

在廈門廠區與大陸同仁工作的過程,
大陸的同仁們對我們非常禮遇,
其實這種感覺很奇怪,
明明飛到另一個地方工作,
大夥兒都還是用我能夠理解的語言溝通,
只是語調不同了點,
身旁的人也都是黑髮黃皮膚的人,
一點都沒有出國工作的感覺,
倒多了一點對彼此的認同感。
在有限的工作時間內要將既定的工作完成,
也真難為這些同仁了,
老闆一直催DATA,我也只好硬著頭皮拜託他們在加緊腳步趕工,
所幸大家都還滿包容的!
大陸的工程師幾乎都是大學畢業就進公司的,
一進公司,還像我這麼菜的時候,底下就必須帶一批作業員,
要敎他們、管理他們,
在我看來,這些工程師像是被強迫著必須成長,
他們擁有在公司裡相對高的地位,但卻必須承受相對高的壓力。

我們住在五緣灣的台幹宿舍,
宿舍之豪華,真叫我非常驚訝!
四人一戶,約五十坪大的公寓式套房,
每天有阿姨幫我們整理房間,還將衣服洗好折好放回房間的床上,
活脫脫像是貴婦的生活,這是唯一讓我在廈門感到開心的一點,因為我不喜歡洗衣服:)
跟筱惠聊天的過程中,了解了外派生活的點滴,
其實這幾天也一直在思考自己對於外派的接受程度到底如何,
我想,我應該可以適應,
若真的直航後,廈門飛高雄應該會跟新竹回高雄的時間差不多,
只是捨不得台灣的親人及朋友,
畢竟人在異鄉,見面又更加困難了。
講得好像真的要外派一樣!呵呵..RD要外派沒這麼容易的~

廈門是一個正在起飛的城市,
交通上的便利,讓許多企業紛紛前往廈門設廠,
跟大陸同仁聊天的過程中才知道,AUO在廈門的規模僅算是中型的企業,
可想而知這裡企業林立的景象。
大樓一棟棟蓋,現在一些還是黃土的地方,也許下回來這些地都已經蓋起了高樓,
從五緣灣做交通車上班的路途中,還是會經過一些較落後的地方,
低矮的樓房,簡陋的市集,跟佇立的大樓形成強烈的對比。
也許有一天,這些落後的區域會完全消失,
廈門就會變得像大台北地區,寸土寸金。

這個正在起飛的城市,處處都是機會,
人們臉上滿滿都是希望,
我似乎看見了當年正在成長的台灣,
一群積極的人,造就令人驚嘆的經濟奇蹟。

而未來,會是怎麼樣呢?

未來不可知,
而機會,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allbelloo
  • 我好像看到一片光明的前程呢~加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