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容易沮喪,在面對力不從心的事情時候。
必須承認自己的好強,這性格不時的推動自己往更高的地方去,
卻也不時的帶給心靈更多的疲累與面對失敗的頹喪。

升上研究所,進入夢想中的學術殿堂,發現更多比我擁有更堅強
實力的人,看似我們在同一個平台上,其實他們早已先我一不出
發,走在我前方。幸運的是在與他們交往的過程中總能讓自己更
加成長,慢慢的累積實力,但多半卻是發現自己的不足,往往來
自年少時浪費掉的時光。

必須承認我的不聰明,但卻不笨。常砥礪自己必須像蝸牛一樣的
慢慢往上爬,但自己知道其實自己不是蝸牛,只是向兔子一樣太
放縱自己在中途停歇。這一停歇,就是一個落後。

其實我並不弱。知道自己的缺點,在於專心度,在於對一件事情
的執著,在於對時間的無法掌控,在於對自己的信任不夠。昨天
看完半導體展,一直有股感覺湧上。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服別人,
關於自己所擁有的能力與種種。嬌小的個子和性別讓我擔心在踏
入工作前就已經先被定位,不斷的充實自己,卻擔心會在關鍵時
候遇到瓶頸而放棄。即將進入職場的我,該為自己找一個定位。

我想我不是喜歡依賴別人的人,特別是在工作上,我喜歡在摸索
中找到自己。摸索的過程我總是沉默,閉上嘴巴張開耳朵認真聽
別人怎麼說怎麼做,但這會不會也埋沒了自己,我沒了個準,只
希望在短短剩下一年的琢磨中能慢慢找到這平衡。

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我知道還缺乏了多少必須老老實實的
加強,我都知道,是因為總不斷的反省自己。很多事情是這麼的
不可強求,老在逼迫自己的我常無法喘息。旅行是好的,空段時
間離開工作,讓思緒在美景中完全沉浸,算是一種過濾。沉澱之
後的自己會更加清楚自己的需要。

蘭嶼旅行中認識了阿輝與豆芽菜的老板娘。阿輝身上留著原住民
的血液,天生的樂觀讓他在幾度波折後仍然堅強,他細數著自己
種種經歷,我心裡想,他的勇敢是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意
味著我也許不會經歷生命這樣的大起大落,也意味著我的生命不
如他的精采。豆芽菜的老板娘來自新竹,網路上對她的傳言很多
,在我看來她的深奧是我們所無法想像。該怎麼放棄一切到蘭嶼
這個陌生的島嶼?是看中那邊的商機或者真如她說純粹只是喜歡
太陽、海、與黝黑的皮膚,無法臆測,早餐的價格回答了我部分
的問題,至於其他,就讓蘭嶼的美麗蓋過這些猜測吧!

旅行的意義有許多重,除了對心情的放縱,感受"與世無爭"的生
活,欣賞不同的生活觀,在濃濃的腔調中找尋認同。旅行的意義
,在此湧現無疑。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