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新竹,又莫名奇妙的生了一場病。
又吐又拉的過了一天,也昏睡了整整一天,
下午醒來吃了兩口麵包,又繼續昏睡到晚上。

蕙茹幫我帶了今天的第一餐來,
暖暖的一碗白粥,一些清淡的小菜跟剛切好的蘋果,
如果不是她陪我在寢室吃,我想這碗白粥應該是和著眼淚一起吃的吧。
實在是很感動,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把這樣的感動表達出來,
眼前這些清粥小菜,吃起來特別的有味道,有感覺。

每次生病都在假日前,剛好是身邊最安靜,寢室也都沒有人的時候,
在還不是很熟悉的新竹,連想買碗白粥都不知道要去哪裡買,
晚上聽蕙茹說她生病的時候,她的媽媽背著她去看醫生,
那時候我的眼淚在眼框裡打轉,突然好想家,
如果在家,媽媽一定會幫我熬好一鍋白粥,炒幾道青菜,帶我去看醫生。
我想,我被保護得太好了。
從來沒有離開過媽媽的保護,對在異地生病的我,太脆弱的情緒蔓延開來。

打了通電話回家,被聽出了聲音裡的異狀,
不小心脫口說出了自己的病況,又讓媽媽擔心了。
她輕輕的問我一句要不要北上來陪我去看醫生,
我笑笑的說不用,而現在卻好想馬上飛奔回家,
被笑像個小孩子一樣也好,被罵說太依賴家裡也好,
眼淚撲簌簌的一直掉,只能這樣宣洩自己的脆弱。

我是個太過女生的女生,雖然老是不願意承認這一點,
不過..實在是無法自己一個人生活著。

把歌再放大聲一點,看能不能蓋掉生病的低落的情緒跟想家的感覺。
明天,會好一點的吧!
謝謝今天的每一個問候跟關心,
謝謝蕙茹帶來的白粥跟溫暖,
謝謝其昌學長,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我會快快好起來,把身體養好,壞情緒就不會跟著病痛一起進入我的生活,
健康的我,是可以很開朗的!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