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研究所以後 不知道被問了多少次"你將來想過怎樣的生活?"
每次被這樣問到 我總是愣了一楞
我到底想要過怎樣的生活呢?

今天被NDL警衛大哥問了這樣的問題
我笑笑的回答說 您這真是大哉問
其實他問到了我最不知該如何回答的問題
腦袋理面出現的畫面 竟是那天下午看的"危險心靈"
突然覺得 教書好像還是最適合我走的路

對學生 是有熱誠的
縱使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有足夠的能力handle危險心靈裡教室裡需面對的種種問題
但看見這些教育的衝擊 心理還是會有些漣漪
面對活生生的人 比面對冷冰冰的機器來得貼近許多

警衛大哥說 他看得出來我對學習的熱情
很感激他對我這樣說
對我而言這是一種誇獎 也是一種肯定
而他的話 在我心裡久久不散--選擇適合自己的生活 而不是以能賺多少錢來衡量

適合我的生活是怎樣的呢?
我需要一個環境 可以大方的誇獎別人 可以流露溫柔善良的性格,
可以給人溫暖 可以得到微笑與信賴
我又想起了那年牽著的羅慧夫基金會的小朋友的手
那些折翼的小天使 所給予的 最溫暖的笑容

我想過怎樣的生活?

大哉問!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