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中,在『紅玫瑰與白玫瑰』這篇文章裡,有一段我覺得很有意思: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
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新口上的一顆
硃砂痣。〞

天阿,有誰能比張愛玲寫出更加寫實的描述!
我想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是這樣的,只是在現在這個女權主義抬頭的年代,男性的
身分權力被削弱,以往人所詬病的壞毛病被放大再放大,笑談中被拿出來描上一兩
筆也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只是在張愛玲那個年代,筆下寫出這樣的字眼,我想應該
遭受很多的批判,但卻也讓看的女人們大快人心!

故事中有一個段落更是讓我印象深刻。
故事裡的主角佟振保是個年輕有為的青年人,他後來的成功與他留學時期遭遇的這
件事情有不可忽視的關係。他在英國留學時,還是個單純的年輕小夥子,在求學期
間曾經遊歷歐洲,道經巴黎,期待體驗巴黎人的『壞』,卻愁無人引導。
在巴黎街道上遇見了一個女人,她是一個妓女。有一段這樣的描述讓我很著迷:
〝回想起來應當是很浪漫的事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浪漫的一部份他倒記不清了,單揀那惱人的部份來記得。
外國人身上往往比中國人多著點氣味,這女人老是不放心,
他看見她有意無意抬起手臂來,偏過頭去聞一聞。
衣服上,胳肢窩裏噴了香水,
賤價的香水與狐臭與汗酸氣混合了,是使人不能忘記的異味。
然而他最討厭的還是她的不放心。
脫了衣服,單穿件襯裙從浴室裏出來的時候,她把一隻手高高撐在門上,歪著頭向他笑,
他知道她又下意識地聞了聞自己。
這樣的一個女人。就連這樣的一個女人,他在她身上花了錢,也還做不了她的主人。
和她在一起的三十分鐘是最羞恥的經驗。〞

在經歷過這個經驗後,振保下定決心要創造一個『對』的世界!

許多人會厭惡或阻止去經歷些什麼,覺得一件事情載他的定義裡是錯的,
就投以鄙視及排斥的眼光,自己拒絕嘗試,面對經歷過的人也覺得萬般羞恥。
但,不經歷過,怎麼知道這些事情對自己的人生是正面或負面?
每個人都在經營著自己的人生,有些人在十字路口猶豫了,也許在這個當下做了個
錯誤的決定,但這或許是一個轉捩的關鍵,拐個彎,到了下一個路口,也許路會比
桎梏不前的人寬敞許多。

I just want to encourage myself that...
Try and try,be brave,be sturdy!

trulymomo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